肉肉肉豆芽

有事说事 无事生非

《穷兵黩武》

私设预警:剧情承接《短兵相接》 维章无差
背景人设承接《人间》哨向+ABO类似设定


虽然是一击毙命的伤,但维德终究只需要缝合动脉与修复伤口,手术很快就完成了。待身子稍微好了一点,能下地行走了,他便不听医生叮嘱,跑去问章北海,自己那两发子弹呢。
说到子弹,章北海倒是有些头疼。难得遇上一具自己十分满意的身躯,结果在竞技场被维德弄得破烂不堪,只好全部重新更换。现在他正在恢复期中,大脑还未能契合各枢,以至于讲话都很难吐词清晰。维德听他吃吃艾艾许久,仍未能听出个所以然,便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
褚岩也在,但不是为了探望前辈。看见维德,他起身让了一下。维德没有理他,只是兀自坐到了章北海的病床上,架起了两条腿搁在对床上,悠悠闲闲霸占各方地盘,
“正好维德前辈也来了,那我便一起说吧。”
维德依旧悠悠闲闲架着他的腿,盯着自己的脚尖,若有所思;又像什么都没看似的在发呆,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章北海倒是点了点头。
“两位前辈在竞技场舰星七资格赛中拿下平手,原本按照规定是应再加赛一轮,但考虑到章北海前辈身躯受损较为严重,比赛方决定同时保留两位前辈舰星七的星级。”褚岩打开了他随身携带的一个盒子,郑重地交给章北海,“前辈,这是为舰星七特意定做的新星章,请收下。”
章北海注意到,新星章只保留了原本深蓝的底色,统一的北斗图案已经全部更改,他的图案是一把苗刀。原本那七颗一般大小的星星也变得各相所异,第三颗星星不知由什么材料打造,在刃切护手部分熠熠生辉。而维德的新星章图案是一把古式手枪,第四颗星星在板机位置,幽幽散发着阴暗冰冷的光芒。
听章北海应谢的话也说得艰难,褚岩便叮嘱他多休息,早些恢复。
待褚岩走了,维德才懒懒回过精神,接过新星章。他把玩了一会儿,嘲笑了几句赛委会的审美,然后塞回了章北海垂在白色床单上的手里。
“你替我收好,我要出去一趟。”
“嗯?”
“尘星。”维德这才把他架在对床上的腿收回来,做了一个掏烟的动作,“我要是五十年内没回来,你……”
章北海便把维德的新星章和自己的新星章收拢在一起,打断了维德的说辞,低声应:“好。”

维德的烟没有点燃,取而代之的是加速舱的推动器,喷薄着熊熊蓝焰,朝尘星飞驰而去。
他说完就走了,也用不着章北海拖着那羸弱的身躯送别或者是什么的。舰星七的执行能力是恐怖的,没有人能拦住已经下定决定的维德。
其实说“回不来了”是略带夸张的,但只此一别,凭借加速舱的速度,等维德往返回来,恐怕章北海已经换了百余幅身躯。身躯是容器,那群疯子为了完美,总是在肆意修改参数。只能说还好,多亏那群疯子,现在寿命不是问题,问题是要如何打发漫长无聊的时间。
但愿等他回去,章北海没有把总部居住所完全改造成中式风格。别的不在意,但如果章北海真那么做了,那他好不容易仿制的两幅中世纪风格的油画和一副盔甲摆放不出来,维德打心底觉得有些可惜。
维德还觉得自己或许是跟脑子很有缘分,一千四百年前,他曾把一个人的脑子送往外太空,一千四百年后,他和章北海真正存活于世的,也只是脑子。
他倦蜷于加速舱里,准备进入冬眠。昏昏沉沉之际,又想起了“缸中大脑”。加速舱里的加速液就像培养大脑的营养液,把他侵覆,让他迷惑,又狂躁不安。
这份不安来自极具危险的不确定。维德是个控制狂,同时他足够强,很少有这种情绪,章北海勉强算一个诱发因子,毕竟他对维德而言不够危险,但云天明是不折不扣的人形行走危险因素。一个月前,这位肆意潇洒的星际旅人破天荒向星舰地球发来求救短讯,说自己被困在尘星,让舰星七的维德去救他。
维德当时就喷了一口浓烟在全息投影上。
“云天明,赊账的嫖客都不会用你这种语气乞求老鸨。”
“我可没想嫖您,托马斯·维德先生,我是真的希望您来救我。”
但投影显示,漂浮在尘星大气层中的云天明一身光鲜亮丽,根本看不出来是个落难旅人。
维德也不想问为什么云天明指定是他,他直接决然地拒绝了。云天明也好,褚岩也好,眼下终究拿维德没什么办法。可不知道云天明和褚岩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褚岩跟章北海说了些什么,但是章北海拿下维德,要么一句话,要么打一架。

原本预定二十年的行程,结果被云天明强行缩短成了一天。
“你在耍我?!”
维德的加速舱还没开出星舰总部监控范围,云天明就悠哉悠哉拦下了他。
“我只想请你帮个忙。”云天明无视了维德的愤怒,“相信我,事成之后,章北海会感激你的。”
维德只想把眼前这人踩在脚下,用他粗粝的鞋底狠狠亲吻这层一刀刺下去深不见底的脸皮。
“‘星环’号复制你和罗辑的基因还有记忆体的决定是谁做的?”
维德以一脸“关你屁事”的表情回答了云天明。
“好吧。”云天明做了一个耸肩的动作,“不骗你了,我把丁仪的部分记忆体送给褚岩了。”
“丁仪?”
“丁仪。”云天明点点头,“花了很大力气才弄到,不过并不完备。”
难怪褚岩能够说服章北海。
维德只是越想越气,见鬼,这跟我什么关系。丁仪和章北海认识他当然知道,但是他现在小日子过得刚刚好,罗辑不来烦他他已经谢天谢地了,再加一个丁仪,维德觉得自己的手枪缺子弹了。
“还有一部分在尘星,我一个人取不回来。”云天明说得倒无关紧要,“舰星七虽好,但是章北海不能来,只能凑合请您了。”
“凑合?”维德咬牙切齿,掏出枪,把他擦得光鲜亮丽的小宝贝抵在云天明的脸上,“你他妈再说一遍?”
“再说十遍都行,”云天明笑了笑,“好了,维德,收起你的枪,这对我而言没用。来,把你的登录权限给我。”
“云天明,我再提醒你一次,”维德差点把枪插到云天明的嘴里去,“别对我指手画脚,我的搭档不是你。”
“好吧,好吧。冷静点,维德,咱俩也算是旧相识了,你不要动不动就这样对我。”云天明的眼角依旧流转着嘲讽,“至于你的搭档,我知道,章北海,你以为我不想找褚岩要他来?可惜,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在丁仪面前……相对失控。”
维德真的很想念章北海,起码想念他的刀。他年轻时读过很多书,审讯需要也杂七杂八看了不少极刑记载。他现在是真的想一刀一刀割下云天明的肉,割他个三天三夜。
“你能不能别老是想着让我死。”云天明看着维德阴冷的眼神,笑得有几分无奈,“我死了,你就永远找不到那个女人了扳回一局了。”
“女人?”维德一愣。
“对啊。”云天明风轻云淡,弹了弹维德的枪,语气里倒是戏谑十足,“所以我说,你的枪就算顶在我的胸口,估计也打不死我。”
一千多年前的陈旧往事又被翻出来鞭尸,维德十分想扑了上去,在狭小的加速舱里把这家伙揍到失忆。

褚岩答应让维德去尘星也不是完全因为丁仪。毕竟只是残缺的记忆体,而且过去了一千多年了,实际作用可能并不大。但是作为人类文明的分支,象征意义足够就行了。更何况,尘星和硅星联系紧密,星舰是迟早要打过去的。
维德觉得很郁闷,自己被褚岩卖到妓院了,自己还要帮着云天明数钱。章北海更是过分,不仅不拉他一把,还把他往里面踹,踹完拍拍屁股走人的时候,竟然顺手把门也带上了。
“他和丁的关系好吗?”
“好,当然好。”云天明不动声色打量了一下维德的神情,“好到失控,你说好不好。”
“好。”维德点点头,“你待在加速舱里,我会把东西拿回来的。”
云天明“哟”了一声:“维德,你真可怕。”
维德兀自检查着弹药,没有理会云天明。
云天明敲了敲操作台:“维德,等一下,先把权限给我。”
维德还是不理会他。
云天明只好起身,走过去,拍了拍维德的肩膀。“维德,我需要保证你的安全,请你把权限给我。”
维德侧过头,举枪抵住云天明的下巴:“手拿开,滚回去。”
云天明只好收回手,怏怏道:“你确定不共享?假如你死了,我怎么给你收尸?我连你的尸体都定位不到。”
“在完成目标之前,我会不择手段活下去。”维德阴冷着眼神,最后一次警告云天明,“和一千年前一样,现在,你可以走了。”

达到尘星花了维德和云天明二十年,不过,二十年对冬眠的人而言,连一个梦都做不完;但对于生存危机迫在眉睫的尘星而言,已着实难得。
星舰人类在扫平硅星后,要吞并它们的心思,尘星是心知肚明的。尘星整体环境除了有液体水这一点,别的条件根本算不上适合人类居住。但硅星和尘星一向是联盟状态,唇亡齿寒,既然星舰人类毫不留情,尘星也觉悟,除了一战,别无他法。
尘星的氧含量极其低下,大气环境也十分恶劣,尘土漫漫,沙砾飞扬,维德降落到地表后,没走几步便伏身停住了脚步。根本也走不动几步,他戴着呼吸仪,感觉自己像是在沙里游泳。
尘星的资料不算少,他在加速舱里花了一天才看完,对这点也早有意料。看那些冗长资料倒没觉得无聊,维德现在郁闷的是,他没能联系上章北海。
云天明还算有点良心,怕影响到他的状态,安慰说,也许章北海是去出行任务了。
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可如今伏在沙里,再回想起云天明那话,维德心里十分不平衡。
章北海大概不会冬眠二十年,星舰不养废物,褚岩简直和公元前的古籍里记载的地主一样,肯定会趁着自己不在,好好压榨舰星七的章北海。
再说,章北海那种生死度之外的人,无论褚岩派遣什么危险任务,他都会去,了无牵挂似的。
维德突然就不甘心了起来。
其实也说不上什么不甘心,他有什么好不甘心的,只是当自己潜进尘星地下城时,看到尘星人诡异丑陋的身型,不知怎么了,脑子里不可抑制地蹦出来那日在竞技场,章北海站在不远处,背刀挺立的样子。章北海在星舰里着实是面容普通,算不上好看,更算不上英俊,若不是还有几分古老的气质撑着,实在是丢在人群里找不出来。维德之前觉得硅星人已经够难看了,现在和这些尘星人比起来,别说章北海,连之前那些傻头愣个儿四四方方的硅星人都不知道比它们好看到哪里去了。
维德来来回回对比,愈发觉得保持着公元纪年模样的章北海生得好看,又愈发觉得章北海太不像个人。
尘星人身型缥缈,他觉得,章北海比它们更缥缈。
身型缥缈尚可处决,维德狙击了两名看守人员后,潜伏在黑暗处,冷笑着问自己,自己的子弹,要如何裁判章北海。
云天明说的话,维德一个字都不信。章北海一提到丁仪就没脑子,可他面对云天明,比往日多十个心眼还不止。
尘星怎么可能会有人类的记忆体,何况这人还是丁仪。维德想起丁仪就头疼,又庆幸又可惜那老家伙一千年前就死得不能再死了。怎么,一千年过去了,记忆体自己长腿,从太阳系跑这儿来了?
褚岩不可能想不到这点,至于他怎么和云天明骗的章北海,章北海是不是心知肚明,维德没兴趣。维德只是很烦这三个人凑在一起,但凡有事必定统一战线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去年写的还是 没写完 但是要清存档 随手发了吧😂我也懒得检查了……都不知道自己写了啥233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