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肉肉豆芽

有事说事 无事生非

【悬疑/推理/友情】【迪林/炫迪】下药(一发完)

莫染_:

Warning:
·严重ooc,根本不是真人
·本质脑洞大开恶搞文,神展开
·跟我读:迪玛希可爱林志炫帅所有歌手都是好朋友
·分界线下面都是假的
·下面的预警也是假的
·从不刻意黑人
·想夸我想骂我请看完全文
·让二营长歇歇再决定是意大利面还是意大利炮
·不接受除了“神经病”以外的批评
·多留评论,建议留“你个神经病哈哈哈哈哈哈”这样的


===========下面都是假的·分界线==========


预警:
·有下药情节
·全程开车
·有可能引起不适的描写
·有刻意抹黑和终极反派
·有隐约黑化重要角色


湖南,长沙,广电。
这是一场刺激的生死时速。
林志炫拿出了在台北郊区飙车的看家本领,开着参加第一季时被安利的英菲尼迪在长沙市区狂飙。面部线条的紧绷更显得他瘦削,紧紧抿住的薄唇隐隐透露出焦虑。从录像厅到他们下榻的酒店明明只有短短路程,他却感觉度日如年。幸而虽是市区,广电坐落之处还是稍偏远些,除了观众们陆续散去,路上宽阔得很。
迪玛希就半躺在车后座上。他倚靠着靠垫,紧紧拥着林志炫方才掷过来的抱枕,白皙的面庞上停着一抹不自然的潮红。
不行,忍住,不能在前辈面前丢脸。迪玛希在心里一遍遍对自己重复,每随着车身的微微颠簸,他都忍耐住涌到喉头的闷哼。
耳力极佳的林志炫自然没有忽略后方青年的不适,他稍稍放慢车速,通过前方小小的化妆镜注视着青年,迟疑着开口:“Dimash,要不然我们就在这里……We can stop here and……”
这话像是惊醒了迪玛希,他连忙摇头,平日清澈婉转的嗓音此时带着几分喑哑:“No, no please. I can hold up……uh, hotel, please!”
林志炫还想再劝两句,然而听出了对方话语中隐含的些许恳求之意,叹口气重新加速,向酒店驶去。多么骄傲的孩子啊,面对这种事情,真是委屈了。
是的,我想聪明的读者们应该已经料到事实的真相——
迪玛希,被下了药。


林志炫正是第一个察觉到不对的人。他刚刚唱完回到歌手演播室,和其他几位歌手一起在电视机前欣赏本轮最后一位出场的迪玛希带来的精彩演唱。对青年今天略显恍惚的状态林志炫从一开始就怀着隐忧,方才从录像厅门口出来遇见他时,握手的温度比平时低了两分。林志炫想起那时青年有些勉强的微笑,内心一揪。
不得不说,迪玛希的天赋条件实在是太好了。音域的辽阔和音质的纯粹令人叹服,林志炫拿年轻时自己的音色稍作比较也只能甘拜下风。更难得的是这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对歌曲蕴含情感的理解也不仅停留在表面,虽说在诠释和处理上难免缺乏一些人生经验,但已经足够惊艳。纵使是此刻,在他不适的情况下,这一曲哈萨克斯坦传统歌曲也被演绎得相当出彩。一曲终了,在乐队长长的余音中,大屏幕上给了迪玛希一个面部特写,一旁的张大大和沈梦辰发出了惊呼:
“他是不是哭了!”“你们看他流泪了!”
闻言,早有不好预感的林志炫唰地站起身来,对梁田交代两句麻烦她代自己和迪玛希跟导演组请个假,躬身对几位歌手道歉说要暂时离场,随后急急忙忙便出门往录像厅方向快步走去。行到半路正撞上被签约经纪人搀扶着往这边走的迪玛希,他急忙迎上去:
“情况怎么样?没事吧?是不是被……”
“……是,被人下了药。”忠厚老实的经纪人这会儿都急出了汗,“我们刚刚去那边的盥洗室,工作人员说今天广电全都污水倒灌,根本用不了!林先生,这附近有没有公用的……”
“不行!”林志炫直接打断他,在经纪人疑惑到了然的目光中接过迪玛希扶住,飞速解释说,“以迪玛希现在的热度,去公共场合被拍到的几率太大了,况且现在他还是中哈一带一路的友谊象征,在湖南台出了这种事……这个风险我们冒不起!”
经纪人深感有理,心生敬佩:“林先生,那,迪玛希,就拜托您了!”
林志炫摇摇头说:“分内之事。你快去找导演组商量调查此事,这里头有蹊跷。需要帮助可以找梁田,我刚才出来前叮嘱她全力配合你。”他们一边走一边说,迪玛希恍恍惚惚地听着,将大部分重量放在林志炫瘦而有力的臂弯里,信赖之感油然而生。这位他一向钦慕的歌手前辈,果然没有信错。


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然而林志炫始终放不下这件事的始末。又是一个红灯,好脾气如他也几乎压抑不住烦躁。他暗告自己冷静下来,极力忽略对后座上年轻人的关切,逼迫自己冷静地从头到尾把今天的事情捋一遍。
迪玛希被下药,而且这种药多数是通过食品下的,这点几乎可以肯定了。
演播厅内最容易让迪玛希入口的主要有三样,个人水杯、口红和金典有机奶。前两样应该都由迪玛希的经纪人和个人化妆师保管,除非出内鬼,下手的可能性不大。至于牛奶……
“我眺望远方的山峰,却错过……”手机铃声响起,林志炫单手戴上蓝牙耳机,恰好绿灯亮起,他一边换挡开车一边接通了电话,梁田娇俏的声音急急地窜出来:
“炫哥,我们已经封锁后台了,没有发现可疑人员,不过迪玛希休息室里有一盒喝了几口的金典有机奶,盒身上边的角落有一个细小的针孔,现在已经拿去化验了!”
匆匆几句结束通话,林志炫看着已经在视野内的酒店一角,心下闪过无数念头——
果然是金典有机奶!
有什么人接触过吗?
采购方?电视台?不对,如果是这样早就下手了,而且梁田方才说没有发现嫌疑人,说明应当不是工作人员。
那今天接触过这些牛奶的,还有谁?
林志炫脑海中浮现出下午走红毯时在演播厅门口见到的场景:一群带着手幅和灯牌的粉丝一拥而上,帮着工作人员搬东西……是了,不错!众所周知迪玛希喜欢喝牛奶,只要在那个时候趁乱偷偷往牛奶里注射药品就可以了!
但这些人是怎么确定喝到下了药的牛奶的就是迪玛希本人呢?林志炫无奈地摇摇头,这孩子热情极了,几乎每期都是他帮大家发牛奶,就算不是大家也都让他先挑——这孩子实在招人疼——只要选一盒能让迪玛希一眼就喜欢的特别的牛奶基本就能让他中招。
唉,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林志炫又忍不住回想起下午看到的那群粉丝拿着的灯牌,上面恍然硕大的一个“杰”。他倒是为张杰感到难过了,现在网上都说粉丝行为偶像买单,一个好好唱歌的年轻人说不准得背上偌大一个锅,真是不知如何是好。
终于,酒店到了。门口的侍者迎上来问好,林志炫三两句说了大致情况和要求,侍者虽然一知半解但也动作迅速地帮忙将后座上的迪玛希搀扶出来。迪玛希有些抗拒地挣扎了一下,随后手被温度略高的另一只握住,转脸正对上银框眼镜后一双坚定的眼睛,咬咬牙在二人的帮助下向酒店一楼后方走去。迪玛希抬头看见熟悉的标识,险些没哭出来,坚定地拒绝侍者,松开了林志炫的手,又对后者点头示意自己一个人可以,扶着墙进了厕所。


真是难为这孩子了,被下了泻药还能撑这么久,嗨呀不容易呀。林志炫心说。


从洗手间出来,迪玛希还有些虚弱,从林志炫手上接过一杯温热的盐水,他再次表达了真挚的谢意。在方才等待的时间里,林志炫又一次接到了梁田的电话,小姑娘说广电对面的武警总队来了人,说是战士们偶然发现两个行踪诡异的人,经过盘查审问,原来是乐天旗下的韩国员工。他们试图将当下混乱而危险平衡的局势搅得更乱,伪装成张杰的粉丝趁乱在牛奶中注入泻药,与此同时还破坏了广电的下水装置使得厕所无法正常使用,想让迪玛希在观众面前出糗,打破中哈当下的友好关系。林志炫和迪玛希通过英文简单交流了一下,休息片刻,确认无大碍之后驱车回到了湖南广电。
事件真相终于揭开,张杰暴怒,回头叮嘱经纪人协助整顿粉丝团队,一方面安慰不自觉被利用可能心怀愧疚的小姑娘们,另一方面也让大家提高警惕不要再被有心人钻空子。他又给迪玛希订了接下来一整年的金典有机奶作为赔礼,面对推辞他这样说:
“建设‘一带一路’,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是实施新一轮扩大开放的重要举措。 加快‘一带一路’建设,有助于加强不同文明交流互鉴,促进世界和平发展。迪玛希作为中哈文化交流和友好交往的促进大使,险些因为我而遭遇无妄之灾。虽然我的粉丝们也只是被利用,没有主观上的恶意,但是客观上确实间接导致了不良后果。最后,还要感谢你的警惕心,没有喝完整盒牛奶,否则恐怕事情就不是这么简单能够收场了。”
听了签约经纪人的翻译,迪玛希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之所以没喝完才不是因为警惕心呢,只是林志炫前辈说他只喝茶水不喝牛奶就把他的给了自己,自己当时超开心收到崇拜的前辈的牛奶就一口气喝完了,撑得慌,就没把已经喝了两口的那盒喝完……
啊,林志炫前辈真是个好人。张杰先生也是。迪玛希接过金典有机奶的一年订单票据,微红着脸笑了起来。
——Fin


·看到这里可以决定是意大利面还是意大利炮了
·这篇影射还比较隐晦,但对于极度ooc还带单人tag的rps,你写一篇我怼一篇,你写下药我就写泻药,你写争攻受我就写正直的比赛飙高音,你写娇喘连连我就写一本正经的假声发声探讨,你写亲密恋爱么么哒我就写父子亲情星星眼
·哦还有说带球跑的,我正在构思足球au,可能会变成迪玛希敲可爱地在后面追呀追,“炫哥你快把球传给我呀让我玩一会儿嘛(´▽`)ノ♪”然后林志炫假装(真的)听不懂继续带(着)(足)球跑
·别跟我说什么LOF就是写同人的地方,同人也要讲基本法,大不了你写我也写,专门不点名拆台,而且我还写得比你好
·欢迎评论,不接受“神经病”以外的批评,谢谢

评论

热度(90)